【记者连线】<\/p>\n\n  意大利政局风云突变

  【记者连线】<\/p>\n\n

  意大利政局风云突变

  【记者连线】<\/p>\n\n

  意大利政局风云突变。当地时间7月14日晚,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回绝了总理德拉吉的辞呈。当天早些时候,德拉吉总理在内阁会议上宣告,鉴于支撑本届政府建立的执政联盟已不复存在,政府不再具有依照既定方案持续施政的条件,他自己将辞去总理职务。音讯传出,一石激起千层浪,意大利国内外为之震动。投资者望风而逃,意大利股债商场双双暴降,欧元兑美元汇率跌幅进一步扩展。<\/p>\n\n

  德拉吉辞去职务事情的直接导火线,是执政联盟中的首要政党五星运动回绝支撑政府出台的救助法案。德拉吉与五星运动领导人、前总理孔特针对该问题曾多次比武,甚至不吝以辞去职务相威胁,却一直未能取得该党的支撑和认可。14日在意大利参议院举办的救助法案政府信任投票中,五星运动议员弃席离场以示对立,信任案终究以172票拥护、39票对立的相对大都取得经过。虽然五星运动宣称,该党仅仅对救助法案的部分内容持有异议,对现政府的整体支撑情绪并未改动,也乐意同德拉吉持续对话以弥合不合,但德拉吉以为,假如在要害问题上缺少执政联盟内部的有用支撑,政府未来施政势必会困难重重。投票完毕后,德拉吉当即动身前往总统府,向马塔雷拉总统表露了辞去职务意向。或许是为了实现自己的誓词,或许是真的心生倦意,从总统府回来后,德拉吉考虑一再,终究仍是挑选了辞去职务,并于当晚向总统递交了辞呈。<\/p>\n\n

  此次意大利政府危机看似忽然,其实早有预兆。执政根基不稳是本届意大利政府的先天缺点。近几年,意大利各派政治势力此消彼长,彼此制衡,政治地图从头趋向碎片化,缺少可以一锤定音的主导型政党。几个首要党派实力适当,都不具有独自决议严峻政治事项和推进政治议程的才能。今年年初,意大利总统推举期间的尔虞我诈,更是将各党派之间的对立不合暴露无遗。2021年临危受命的德拉吉政府,原本便是各方暂时退让的产品。执政联盟中各党派政治诉求悬殊,又随时需求考虑自己的选情,无法给予政府强有力的支撑。执政一年多来,德拉吉政府在各党派利益的缝隙中困难生计,不时面临着来自执政联盟内部的进犯和掣肘,可以坚持到现在已属不易。<\/p>

\n<\/td><\/tr><\/tbody><\/table>\n\n

  而各党派环绕俄乌抵触的不合则进一步扩展了执政联盟内部的裂缝。包含五星运动、联盟党在内的许多政党都对德拉吉政府在俄乌抵触中的情绪情绪,特别是活跃向乌克兰供给军事援助的做法表明不满。跟着俄乌抵触的延宕,执政联盟内部的不合和争议也在持续发酵。联盟党党魁萨尔维尼本欲亲赴莫斯科面见普京调解抵触,成果被德拉吉政府以不利于对俄共同情绪为由施压取消了行程。五星运动重要领导成员、坚决支撑德拉吉政府对俄情绪的外交部部长迪马约上月宣告,因为和党内其他高层在俄乌抵触情绪上存在严峻不合,他将脱离五星运动,另行组成新党“携手共创未来”。预备跟从迪马约出走的还有70余名参众两院议员,令五星运动元气大伤。现在,久拖不决的俄乌抵触以及西方主张的一系列对俄制裁正在给意大利本身经济形成越来越多的损伤。这颗埋在意大利政府内部的“定时炸弹”,恐怕早晚有一天会引爆。<\/p>\n\n

  从表面上看,五星运动不支撑政府出台的救助法案,是以为该法案的相关内容没有到达该党的预期。好像孔特宣称的那样,“咱们要求注重生态转型和现有社会问题的紧迫性”,“政府应为处理日渐杰出的民生问题采纳更多举动”。但有剖析人士以为,此举其实是五星运动的一种推举战略,意在同德拉吉政府的方针道路摆开必定间隔,招引那些对现政府心怀不满的民众,为下一年春季大选拉抬选情。五星运动以反建制的民粹主义运动发家,在2018年大选中一步登天,富丽回身变成首要执政党。但因为缺少执政经历,该党尔后的支撑率一路跌落,现已从巅峰时期的30%以上跌至现在的10%左右,未来政治远景堪忧,不得不有所举动以图自救。现已脱党的迪马约泄漏,五星运动高层几个月来一直在策划一场图谋搞垮德拉吉政府的危机,期望借此取得更多民意支撑。<\/p>\n\n

  面临出人预料的危机,各党派纷繁责备五星运动的行为。五星运动的政治盟友、民主党总书记莱塔称,“五星运动的决议改动了现在的政局,也令民主党与其割裂”。意大利力气党全国协调员、前欧洲议会议长塔亚尼称,“以高傲和不行承受的勒索挑起这种事端是不担任任的”。就连欧洲议会欧洲人民党党团主席韦伯也站出来斥责五星运动对政府的撕裂是“不担任任和不行理喻的”,将“恶化意大利甚至整个欧洲的经济远景”。<\/p>\n\n

  意大利政府危机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重视,敏捷成为全球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西班牙《前锋报》报导称,意大利“将欧元和欧洲股市拖至谷底,一起伴跟着堕入阑珊的危险”。欧盟方面也对这场危机表达了绝望和焦虑。欧盟委员会担任经济业务的委员真蒂洛尼表明,“当时需求的是凝集力,而不是形成动乱,咱们怀着惊奇和忧虑的心境重视着意大利形势的开展”。当时,意大利正面临着经济低迷、疫情重复、稀有干旱、俄乌抵触,以及由此引发的能源危机、原材料缺少和前所未有的通货膨胀等多重危机。假如没有一个可以凝集各方一致的强有力的政府,势必会迟滞该国的经济复苏进程,并严峻影响国际商场对意大利的观感和决心。<\/p>\n\n

  14日当晚,马塔雷拉总统不出预料地退回了德拉吉的辞呈,主张其就当时政治形势同议会两院进行充沛的交流和评价。或许,这是两人密谈时就已商议好的一出“双簧戏”。当然,最要害的仍是德拉吉自己的实在情绪。据最新音讯泄漏,德拉吉现已承受了总统的主张,方案于本月20日向议会宣布说话,测验为保全政府做终究尽力。假如德拉吉不能重获议会大都支撑,政府倒台恐怕在所难免,甚至不扫除提早大选的最坏成果。这场触动各方的危机届时会否演变成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波成为当时的最大亮点。不过,此间剖析人士也提示称,即使政府危机终究得以顺畅化解,怎么处理党派纷争不断的痼疾,成功走出政治泥淖,未来仍将持续检测意大利政治人物的才智。<\/p>\n\n

  (本报罗马7月15日电 本报驻罗马记者 马赛)<\/p>

【修改:宋宇晟】 <\/span><\/div><\/div>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hidbeyartescape.com